世外桃园心水论坛

北海新闻网

2018年04月20日 17:56

  其实,在丁瑞永看来,他之所以敢一口气租下这120亩地种毛豆,完全是因为自己受到家庭的耳濡目染,对这件事情已经成竹在胸。 这些反面的东西,包括别人已经告诫过的东西,再回想起来的话就会发现,其实自己哪个坑都迈不过去,无非是坑大坑小的问题。

  “这无非就是一个量变的事。 ”丁瑞永向《新产经》说到。

  ”奥运年试水成功后,丁瑞永干劲十足,此后又连种两年毛豆,从2008年的120亩增至2009年的300亩,到2010年干脆租上600亩。 面临眼前的岔路口,丁瑞永陷入了彷徨。

  但是,种到第三年时,丁瑞永发现,自己2010年种植600亩的利润和2009年种植300亩时是一样的,并没有因为增量而增收。 “正好当时团市委有个支持创业的组织,我受到通州区团委的邀请,到那里去学习,在那里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,大家觉得有机农业是发展方向,未来有机农业市场会有大发展。

  “第一年挺好,第二年也还行,到第三年时利润空间就越来越小了。 ”因为考虑到做事情要讲求前瞻性,所以在2010年的时候,丁瑞永就注册了一家新公司——“北京青蔬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”,和其他合伙人一起探索有机农业。

  奥运会过后,北京的土地价格逐年上涨,2008年的价格是450元一亩,2009年涨到600元一亩,到2010年,一亩地就将近1000元了,人工、种子、化肥等也都在涨价,但是毛豆的批发价格没有涨。 事实的确如此,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,人们已经不再局限于吃饱穿暖,而是对生活品质有了一定的追求,即使同一样菜,人们也会希望菜的口味新鲜一些, 健康一些。

  因为北京的地价涨了,但是周边地区没有涨,所以我在跟别人拼的时候,成本太高,竞争力就越来越弱。 基于人们对品质生活的追求,丁瑞永便从单纯的种毛豆向有机农业转型,从一个人单打独斗变成10多个人的创业团队。

  ”丁瑞永意识到,同样的付出,同样的价格,自己的利润却比别人越来越低,这就逼着他要想办法转型。 “当时的目的很简单,我们认为做什么事情都要讲求专注,在能力和精力有限的情况下,只专注的做一件事情就好,当时就专注于产品,即种菜。

  在丁瑞永的面前出现了两条路,一条是跑去河北周边租地,另一条则是继续在北京租地,但是最终的利润空间会越来越被压缩,到最后可能一亩地仅挣五六百块钱。 我们的想法就是做种菜界里的富士康,种各种各样的蔬菜。

  转型是大势所趋丁瑞永认为,农业有两种形态,一是像日本一样精耕细作,甚至当个艺术品一样的对待。 ”在创业的道路上能够遇到一群有趣又有情怀的小伙伴,无疑是幸运的。

  二是像北大荒建设农场一样,以量取胜,虽然有损耗,但是总体来说依然是增收的。 2011年,丁瑞永开始和团队的小伙伴一起筹划有机农业。

  “其实我最初种毛豆的想法就是,第一年按照精耕细作的形态来做,第二年我觉得有损耗很正常,只要把量铺大了,自然收益要多。 “但2011年我们并没有开始种菜,因为有机农业对土壤的要求非常严格,所以我们首先用了一年的时间来转化土地,从2012年正式开始。

  第三年也是如此,但是我越来越发现,这种损耗其实是超出自己预期的。 ”因为种菜不像种毛豆需要大规模的土地,所以丁瑞永最终留下了大概有70多亩土地,梳理种菜品种,开始了精耕细作的“有机农”生活。

  当我第三年种毛豆和第二年的收益差不多的时候,我就明白这个道理了,一是贪多嚼不烂,二是欲速则不达。 “当时我们想着模仿小毛驴形态做家庭宅配。